打印
手机阅读本文
默认字体字体加大字体减小

大市场牛红汤,飘香30年

时间:2018-08-03 10:13:03 来源:网投APP网-玉林晚报 作者:记者 刘赛 蒋西河 见习记者 覃闯 编辑:覃维

每天前来吃牛红的市民络绎不绝,他们说吃的是一种怀旧情怀_副本.jpg

每天前来吃牛红的市民络绎不绝,他们说吃的是一种情怀。

731日上午8时许,在玉林城区旧大市场通往万花楼的路边,卖牛红的陈明纳已生好炉火,摆好摊位。没多久,就有人骑着电动车、摩托车或步行前来吃牛红。陈明纳热情地招呼客人坐在小桌子边,把热气腾腾的牛红端了上来。

祖孙三代人 都曾卖牛红

在陈明纳的摊点,客人们一边有滋有味地品尝着牛红,一边聊着万花楼、大市场等话题,不时地问他:“以后你还卖牛红吗?你打算在哪里卖?”陈明纳说,旧大市场开拆后,几乎每一位前来吃牛红的客人都会问到这两个问题。“因为旧大市场搬迁,怕以后吃不到在这里摆卖了30多年的牛红,最近不少客人一波接着一波前来。”

陈明纳是玉林城区名山街道石塘坡人,祖父和父亲都是卖牛红的。32年前,陈明纳父亲陈振荣就在大市场的路边摆摊卖牛红,每逢圩日出摊。数十年来,不少市民都吃过这一碗其貌不扬又滋味十足的牛红。“我从7岁开始,就每周末都去帮父亲卖牛红。小时候会觉得很开心,因为不仅能吃到牛红,还能拿到父亲给的零花钱。”

一碗牛红看似简单,可做出来的背后却十分辛苦。每天凌晨两点,陈振荣就起床去买生牛红,回到家后,按比例往牛红加水让它成块,再用慢火煮熟。天亮后,陈振荣就骑着三轮车,拉着锅、碗筷、煤炉等来到摊位。

斗转星移,牛红摊边的几棵树由小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,而一碗牛红的价格也从最初的0.15元涨到0.5元、1元,再到这几年的2元。正是这个看似不起眼的牛红小摊,为陈振荣的3名子女提供了读书的部分费用。

大市场开拆 市民吃牛红怀旧

前两年,60多岁的陈振荣把牛红摊交给了大儿子陈明纳。因为熟客很多,陈明纳坚持天天出摊。和父亲不一样的是,陈明纳在遮阳伞上挂上了支付宝和微信的收款二维码,方便年轻客人扫码支付。

“我做的牛红和父亲的一样,是浓香型的,每一碗都会滴上两滴米酒,去腥提香。”陈明纳表示,也有老顾客说他做的牛红和父亲做的味道有一点差别,但差别在哪里,大家也说不上来。

一年到头,除了春节休息几天,陈明纳其他时间都风雨无阻出摊,一天能卖100多碗牛红,3/只的粽子也能卖几十只。“生意好时,一天能卖牛红300碗左右。”陈明纳说,虽然做牛红成本不高,但付出的人工和时间是很多的。

每天下午是陈明纳生意最忙的时候,他的母亲刘阿姨也会前来帮忙。以前,很多老顾客都喜欢优哉游哉地前来吃一碗牛红,再心满意足地逛大市场;大市场开拆后,前来吃牛红的市民更是络绎不绝。他们说,来这里吃的不是牛红,而是对老玉林的一种难以割舍的情怀。因此,陈明纳的牛红摊也成了媒体和摄影爱好者镜头争相对准的焦点。

旧大市场搬迁后,这里就剩下牛红摊在孤零零地守候了。陈明纳把摊位往后移了一点,路过的市民看不到摊位的遮阳伞,以为他不再卖牛红了,都觉得很遗憾。陈明纳就琢磨着租一间便宜的小铺面继续卖牛红。“母亲让我在旧大市场附近找铺面,方便几十年来一直吃我家牛红的老顾客。”

让陈明纳发愁的是,租铺面之后,经营成本会增加,牛红难免要提价,他内心很是忐忑。“这么多年来有很多老顾客,如果提价幅度太大,也感觉对不起他们。”陈明纳说。(记者 刘赛 蒋西河 见习记者 覃闯)

原标题:大市场牛红汤,飘香30年 市场搬迁引市民集体怀旧,摊主计划留守原址附近

关键词:大市场 / 牛红汤 / 玉林

你可能喜欢看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