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
网投APP网
收藏网站 手机读报 新闻客户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中心 > 本页

我的“大兵”兄弟

2018-09-03 12:15:58 网投APP网-玉林日报 苏烟

上个月初,接到阿壮打来的电话:“老哥,最近可好?……我呀,快要转岗了,准备划到新组建的应急管理部门……”

话语中,透露着对那一身“橄榄绿”的恋恋不舍。

阿壮是武警来宾消防支队的一名营级干部,大学还没毕业就已经领了部队的薪水,服役至今已有15个年头,那感情,自然是一般人所无法理解的。都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但阿壮在这个岗位上一干就是15年,也是难得的了。

与阿壮的缘分,得从他读大三那年算起。其时,我在一家媒体单位做个小编辑,阿壮,还有小李、阿亮、大河等一帮毛头小伙子们,因为读的是中文,为了捞一些就业的“资本”,便结伴到媒体实习,我于是有幸成为他们的“导师”。

平心而论,这帮小子都很敬业,表现非常出色,也发表了不少作品,我跟阿壮合作采写的一篇稿子还获得全国二等奖。回想那时,孱弱斯文的我,领着几个帅气十足的“小鲜肉”,走街串巷、下乡进村去采访,是何等的威风!而我们单位的头也是满心欢喜,总以为有那么一两个能留下来,补充一下新鲜血液,因而多次吩咐我要“注意培养”。我也天真地认为他们就是搞新闻的料,自然不敢怠慢,好吃好喝伺候着,还经常带他们去采风,畅游圭江、夜宿容山……

但这帮家伙居然毫不领情,毕业后没一个留下来陪我,其中阿壮进了武警消防部队,小李、阿亮去了武警边防部队,小闭当了海警,正所谓“殊途同归”。惋惜之余,我也一阵暗喜——虽不能从文,却成就了几员武将,前途无量!

当中,我最不“看好”的就是阿壮。那是因为有一次,我带他去州珮村采访一起拒不赡养老人的新闻爆料。找到了当事人,话没说两句,那家伙突然冲进屋,拖出一把七八十厘米长明晃晃的大刀,直向给我们带路的爆料人砍去!风云突变,吓得我俩目瞪口呆!还好,那个爆料人反应快,撒开腿就跑,行凶者见追不上,转身回来又把我俩拦住,用刀不停地拍打我的摩托车尾箱,用言语威胁要砍死我们。阿壮那小子腿都软了,用手不停扯我的衣袖:“老师,我们快点跑吧……”这怂蛋!现在跑,不是找死吗?我故作镇定地盯着那当事人说:“没事,我们是记者,受法律保护,跟他讲理,他不敢怎么样……”这话一是给阿壮和我自己壮胆,二是警告那个当事人不要乱来。谢天谢地,最后那家伙不敢为难我们,一番骂骂咧咧后把我们放走了,不然,后果自己想想都怕!

但我没想到,“胆小如斯”的阿壮,一年后居然成为一名光荣的武警战士!

入伍后没多久,阿壮便到了天津的基地集训。一天半夜,一个陌生的电话把我吵醒,电话那头,是阿壮的声音:“老哥,好辛苦啊!极限训练,我都快疯掉了!……”我一时语塞,只好不停安慰他,千万要顶住,不能半途而废!部队是个大熔炉,挺过去,你一定会炼成一块好钢!

没错,这帮小子都是好样的!在部队这片天地里,他们放飞梦想,尽情翱翔。阿壮从副连一步步成长为正营,还曾到下辖某县消防中队担任教导员,进行基层锻炼;小李目前已是防城港某边防派出所的一把手;阿亮则从北海直接上调到武警广西总队机关,担任副处长……他们在各自的岗位上建功立业,获得了不少奖励,也让我自豪不已。

阿壮他们入伍后,大家基本是各奔东西,各自忙碌,平时聚少离多,颇有“相见不如怀念”的味道。虽然少见,但大家一直保持着联系,而我仍然喜欢充当倾听者的角色,在他们烦闷、彷徨、孤独时,听他们发发牢骚、诉诉苦,并送上几句安慰和鼓励,而且总不忘在他们的朋友圈,点上一个大大的赞!

今年“三月三”假期前,阿壮告诉我,他们几兄弟准备在南宁聚一聚,邀我上去跟大家见一见。因为机构改革的缘故,他们很快又将奔赴不同的战线,这次是想趁着假期碰碰头、叙叙旧,再出发。可惜,我因为忙于其他事务而未能前往,实在遗憾!不过,来日方长,相信我们一定还会再见!

原标题:我的“大兵”兄弟

责任编辑:刘子扬
】 【打印投稿】 【推荐】 【举报】 【评论
相关阅读: 大兵 兄弟
  • 奔跑吧,农民工兄弟(2016-11-21)
  • 秦似与农民兄弟的生死之交(2016-07-20)
  • 博白马槽村百年炮楼:一本沧桑的“历史书”(2018-08-31)
  • 玉林市51件工艺美术品广西披彩(2018-08-31)
  • 在书香中成长的家族(2018-08-29)
  • 玉林

    社会

    民生

    文体

    人居

    网站简介 | 广告服务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广告 | 意见建议 | 版权声明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信息
    地址:广西玉林市民主中路6号 联系、 网投APP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
   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:(桂)字第10号
    广西网警虚拟岗亭 广西网警ICP备案